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农家仙田-部队文书,操着连长的心,干着指导员的活,还有排长的公役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179 次


轻装的文书

文 | 孙振者

老盛是连队的军械员兼文书。一般情况下,只要收取武器时,我们才会想起他是个军械员。其他的时分,老盛的首要作业是文书。

这儿是大风口,冬季,出门练习必定得扣紧衣领。如若不然,呼呼的冬风毫不留情地从这儿灌进去。那个冷呦!说不得,想一农家仙田-部队文书,操着连长的心,干着指导员的活,还有排长的公役想都会浑身打哆嗦。但是老盛呢?他没事。他坐在连部里,室内自有一番春天。

夏天来了,又是另一种难过。气温40℃上下,地表温度快60℃了。下士小吕脱下陆战靴,凑到鼻子前,闻闻鞋底。他要承认一下,这股子烧焦橡胶味是不是来于自己。再看看我们,不知由于气候干热仍是口中缺水,每个人的嘴唇上泛着一圈白色分泌物。但是老盛呢?他又没事。他在房间里做表格,热不到、晒不着,还有电扇吹着小风。

练习完回到连队,总有人跑到文书跟前念秧儿:“看看‘盛秘书’这皮肤,真白!”“‘盛秘书’又爽了一天吧!”

听到这些,老盛一肚子冤枉。一般的解说是:“我爽?通宵干了一晚,白日又干一天,你试试?”“哎哟!我的腰可疼呢,眼睛也越来越看不清东西了。”

但是谁信呢?工作累还能比练习累?老盛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这个时分,连部总要演出一番“针锋相对”,最终也总在“革新分工不同”的大局观下不欢而散。我们走后,老盛还要望着战友离去的方向发一瞬间呆,随后挤出两声苦笑:“‘文书’这两字背面,我们又能了解多少呢?”

老盛仍是小盛的时分,在战役班排,那时神往的文书日子是这样的:听听电话,下份告诉,闲暇时,看看书报……可真当上文书了,发现底子不是那么回事!要么东跑西跑,一天下来,屁股沾不了几回凳子;要么一屁股沉下来,键盘一敲便是一天。有时分还要面对各级的一起传唤,小盛苦于分身不暇,急得抓耳挠腮,但是“白头搔更短,浑欲不堪簪”。跟着发际线的方位越来越高,头发越来越稀,小盛也就变成老盛了。

部队调集结束,行将带走练习的时分,老盛一般会站起来,叉起两手扭扭杨建邦微博腰,做做扩胸运动。听着歌声、口号声越来越远,老盛意识到:这不便是钱钟书写的《围城》那样嘛,郊外的人想进去,城里的人想出来,我们都仰慕文书,文书也仰慕去练习的我们呀!

日子就在你仰慕我、我仰慕你农家仙田-部队文书,操着连长的心,干着指导员的活,还有排长的公役中悄然消逝,虽然连部表里仍会发作争辩,但整体还算安静。直到有一天,上级作业组要来查看,抽点了九连。

所有人都忙起来了,尤其是文书。

LED屏幕的欢迎词还没敲上,作业组却说到就到,还没问寒问暖完,人现已连续走进连队了。

连长看到老盛满头大汗地跑过眼前,赶忙叫住,把他拉到一边,指着屏幕,瞪眼说道:“让你预备的欢迎词呢?”

“领文件去了,才回来,还来不及弄。”老盛喘着气,为难地解说道。

“好吧,我和指导员在里面迎检呢,机伶点啊!”听完连长的话,老盛一溜烟又跑了。连长喊他:“你又跑啥?”老盛边跑边回头:“还有一份文件催得紧农家仙田-部队文书,操着连长的心,干着指导员的活,还有排长的公役。”连长手一扬:“快去快回!”说罢,匆促小跑着去伴随作业组。



作业组忽然要查看武器室。人现已到了门口,但是门还锁着。

连长马上喊老盛——双锁准则,一把钥匙在连长手里,另一把钥匙在军械员手上。但是老盛人呢?

连长赶忙拨打老盛的电话,还没等拨通,老盛已飞奔而来。

他抑制着喘气,尽力坚持镇定,刺进钥匙,旋转。门开了,作业组的同志鱼贯而入。

连长把老盛拉到一边,“报个文件要这么久?”

“那个报完了,刚刚报的是别的一份资料。”

“便是上午刚下的那个告诉?”

“嗯!”老盛点点头。

连长看着满头大汗的老盛,汗水从头顶五湖四海地往下淌,唯一鼻子邻近没有,由于老盛的眉头农家仙田-部队文书,操着连长的心,干着指导员的活,还有排长的公役拧成了一个高高的疙瘩,就像是忽然耸起的一座山农家仙田-部队文书,操着连长的心,干着指导员的活,还有排长的公役,阻住了流向下流的河。连长叹了一口气,他真实无法再剋老盛。



这一切,作业组的同志好像都看在了眼里。所以,泰然自若地暂时组织了一个官兵恳谈会。参与座谈的老盛诉起了苦水,作业组一个随行顾问拿笔飞速地做着记载……

这次迎检往后,很长一段时间里,人们显着感到连队发作了很大改变:一个是连部表里的争辩隐姓埋名,另一个是连队外出练习的部队里多了文书的身影。

又是一个练习日,部队跋涉中,进行呼号竞赛,我们都辨得出那个反常嘹亮的“一二三四”特别带劲儿,宣布这个声响的不是他人,正是文书盛天佑。

本文来源于解放军报长征副刊

图片来源于网络